宣傳嘉賓
訪問   貝克小姐  理想混蛋 -雞丁  凹與山  張瑀  楊士弘
倒數   李友廷  綠繡眼  鄭宜農
​貝克小姐
貝克小姐.jpg

貝克小姐,成立於2017年春天,由主唱筱卿和吉他手秉恩組成的雙人樂團。

「Miss.」堅定女聲唱出最貼近心的深刻感受,「Bac.(Bacterium)」期望如細菌一般感染擴散的音樂魅力而結合成「Miss Bac.」。曾踏上簡單生活節、四四南村等多達百場以上演出舞台,2018年推出首張單曲〈致,___〉,陸續數位發行〈流浪〉〈大雨過後〉等作品,完成國內大小場巡演。2019年5月,前往日本東京完成首場海外旅演。2020年7月,正式發行首張實體EP《愛之船 Vessel of Love》,展開全台巡迴。

以民謠為基底揉雜各式曲風,簡單直率的歌詞和純粹的音樂情感為創作特色。

在這個有些鋒利的世界裡,堅持溫柔訴說那些你我有所感觸的日常片段,持續以澄淨的創作撫平城市中每一顆喧鬧的心。

理想混蛋  雞丁

雞丁,本名邱建豪,為樂團「理想混蛋 Bestards」之主唱與主要詞曲創作人

除了創作歌手的身分之外,還是一位剛從醫學系畢業、持有醫師執照的醫生。理科的背景卻有著藝術家的靈魂,嗓音與詞曲風格溫暖樸實,被樂評形容為「新生代中理性與感性的平衡」、「聲音充滿療癒的力量」。曾獲得第34屆政大金旋獎獨唱組冠軍。雞丁亦時常與其他獨立樂團和音樂人合作,如跨刀合唱「Theseus忒修斯」之單曲〈掃帚星〉、與「綠繡眼」共同創作歌曲〈說夢人〉、與音樂製作人鄭昭元合作特別單曲〈山之大叔〉,皆受到樂迷們的喜愛。本身亦是一位出櫃的同志歌手,時常為性別平權發聲,曾擔任第18屆台灣同志遊行舞台演出嘉賓、並與多位歌手合唱彩虹公益歌曲〈We Are, We Can Be〉。

雞丁預計於四月發行個人首張EP【底片裡的夏卡爾】,將透過個人作品與演出,展現與理想混蛋團體身份不同的面貌與音樂個性。

凹與山

以 Folktronica 貫穿,雜糅 ambient、downtempo,甚至受到 hip hop 影響的雜食二人組-凹與山(Our Shame),團名取用主唱小凹和鼓手 Isan 兩人綽號的諧音。透過鼓機、取樣機,把玩著電子聲響、木吉他質地、靈魂聲線,慶祝網路世代在現實人生遭遇的擦傷。

 

首張作品《一切好事都會發生》,在低頻的電子搏動與簡約的吉他和弦中,踩著遞進的鼓點前行。2020 推出全新三首單曲〈躺著的人〉、〈Excel Blues〉、〈尼克〉,一改首張作品大調樂觀氛圍,凹山身處社畜第一現場、速食愛情失敗的自白,再次以獨到的電子質地,勾勒現代人的通病與迷茫,電子怪宅露骨揭露生活現場。

​楊士弘

顛覆聽覺與邏輯無法歸類的新聲音【怪胎新人 楊士弘】楊士弘將人生中所有與社會、自我的掙扎,血淋淋的幻化成詞與曲, 一字一句挑戰著聽眾的價值觀,但聽著聽著你會發現,唱的其實就是你我的故事。2018年 發行個人首張EP <原來你是這種人>同年以單曲<姓名>入圍第九屆金音獎最佳民謠單曲獎2019年 發行個人首張專輯 <壞米仔>2020年 第三十一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獎入圍

g4lWDXMp.jpg
​李友廷

以獨立音樂人身份從StreetVoice發跡,以百戰吉他手經歷征戰各大創作/彈唱現場比賽,以吉他唱作人之姿拿下選秀節目「聲林之王」冠軍。

 

擅長彈唱創作、改編、演奏,是一個到處都想彈吉他的人。表演時的真誠投入能輕易凝聚現場氣氛,將聽眾引進自己的音樂世界,創造感同身受的共鳴空間。畢業於廣電系電影組,對於音樂及畫面有獨特浪漫的見解,他認為自己的作品是對身邊人事物的素描,是用最純粹直觀的方式表達所感受到的世界。因此所有觀察體會到的感性觸動,都以自己拆解重組後最真實的原貌呈現於音樂。

李友廷的歌,是牢騷,將無法直言的惱人小事,轉化成唱完有點爽的事。

是禮物,將沒有形狀的滿滿心意,形塑成愛人心裡的願望清單。

是床邊故事,將其實不完美的童話,重新排列鋪陳出溫暖的希望。

​綠繡眼

成立於2018年,由主唱漢評、吉他手理鈞、鍵盤手仲恩、小提琴手重光與鼓手鈺凱組成,大男孩的堅持帶點傻氣,溫柔地用音樂與所有人相遇,這就是綠繡眼Zos。

鄭宜農
ZurDBoIG.jpeg

不斷變化的美麗星球、難以捉摸的的音樂詩人。擅長以溫暖真誠的口吻,搭配獨特的情緒感染力,總是讓觀眾輕易地進入他的音樂之中,成為一體。

如今,鄭宜農以一個終於完整的姿態,在充滿厭世感的當今,堅守著填補每一個聽者身而為人,與身俱來的孤獨之嚮往。持續著敏感詩意的詞曲風格,但她想說、想讓大家聽見的,卻是有別以往,超越了自身的群體意志,那是人最基本的情感需求,無法以形式定義,趨向根本的感受投射。也因此,堅持著每一首歌的對話對象,都不會只是情人、朋友、愛人,而是「人」這種生物本身。我們可以說,《給天王星》是一張更趨近生命本質的作品,而其所建構的形象,也是鄭宜農走過這三十年歲月,終將走向的姿態-一個永遠不會為簡單的辨識方法停下腳步的思想者